社会财经

宜信公司创始人、CEO唐宁:财富管理要以资产配置为核心

“我对财富管理的理解有两个主战场,一个主战场是面向高净值,超高净值人群,有两百万人代表了一百万亿的客户资产。第二个主战场是面向中产大众阶层,至少有两千万人,也代表一百万亿的资产。”

7月6日,宜信公司创始人、CEO唐宁在以“财富助力航运贸易金融创新”为主题的2019中国财富论坛上作出上述表示。他进一步指出,由于他们的可投资资产量有数量级的不同,所以对应产品服务解决方案也非常不同,两个有区别的主战场。

宜信公司创始人、CEO唐宁

唐宁认为,高净值和超高净值的群体的财富管理可以用三个关键词进行诠释。一是资产配置,二是母基金,三是家族传承。

中国当前的财富管理处于怎样的发展阶段,以及他提出的关键词又有怎样的内在关联度?会后,唐宁接受采访,一一解答。

财富管理起步

《财经》:在您看来,当前的中国的财富管理市场处于哪个发展阶段?在这个发展阶段,主要的特点是什么?

唐宁:中国财富管理行业在一个历史性的时间点,过去我们更多的是机构卖产品、客户买产品,当我们谈财富管理的时候,过去更多的是一个投资的逻辑,或者是生成产品的逻辑,保险公司卖保险,基金公司卖基金,信托公司卖信托,而真正的财富管理是以资产配置为核心的,是以客户为中心的,围绕客户的需求。

当我们谈到财富管理的时候,首先想到的是服务于高净值、超高净值客户、中产大众富裕阶层,有可投资资产,并且可以去构建组合投资的一群人。在产品方面,有短期的现金管理、固收,有中长期的权益类占比为主的基金组合,还有保险保障类的组成,是一种组合投资资产配置的逻辑。

《财经》:在您看来,财富管理概念与资管概念有何不同?

唐宁:资管其实是机构生成产品卖产品的逻辑,而财富管理机构是以客户为中心,给客户以指导,帮助客户构建多元资产类别和产品组合的一个逻辑。从这个意义上来讲,中国财富管理行业刚刚开始,大有可为。

谈财富管理的维度应该包含两方面:一个是资产组合,一个是传承的维度。在财富管理领域的参与主体中,包括私行,独立的财富管理公司以及信托公司(受人之托规划代际传承类似服务类的信托)。

所以,资管与财富管理的区别,如果用比喻来谈。资管是不同类别的菜,财富管理则是各种菜品的组合。

《财经》:您刚才提到,中国财富管理可能刚刚起步,相比国际情况来看,有哪些是值得中国借鉴的?

唐宁:太多了。国际财富管理发展已经到了第五代、第六代、第七代。从一个传承服务的角度,在过去几十年、上百年,欧洲的、美国的私人银行、独立的财富管理机构,服务类信托等,都得到了很好的发展。

不过,中国是全球财富管理行业最为感兴趣的国家,因为发达国家的财富管理市场发展已经很成熟,而中国的财富管理市场拥有巨大的潜力。

《财经》:我们为什么才刚刚起步?财富管理发展有哪些因素推动?

唐宁:这与中国发展阶段有关,改革开放才40年,时间比较短,所谓创富才刚刚开始。财富管理能够发展起来包含以下几点:第一,得有足够多的钱;第二,一代到退休年龄,进而二代传承。

《财经》:资管新规对财富管理构成怎么样的影响?

唐宁:未来理财者的资产组合之中,权益类占比会越来越大,占比要到一半以上,而固收只是一部分。但是在权益类占比越来越大的同时,投资者也要承担相应的责任。

而无论是否资管新规,财富管理都以资产配置为核心,本身就对应着不同的资产类别的不同的收益、风险、配比。

投资者五大转变

《财经》:从投资者角度来看,观念要发生怎样的转变?

唐宁:中国财富管理行业正在经历五个根本的趋势性变化:一是由固收到权益类。二是由中国到全球,未来的组合一定是全球组合,不必一步到位,更多是QDII类的或者沪港通类产品。 三是一定是由短期投机到长期投资,中国的长期投资太少。按照养老角度来讲,长期资产组合至少应该是二十年、三十年。资产组合之中要有长期投资,而且构建这个组合的逻辑是一个长期持有的逻辑,要长期遵循。

四是由单一产品、单一机会到资产配置。过去我们谈投资,通常想到是某个产品,某个机会。如果在欧美,投资谈到的是组合长成什么样子,即资产类别组合。五是由一代到二代,这个现象非常明显。

《财经》:资产配置为什么一定会出现全球组合?

唐宁:全球资产配置是科学的,来自诺贝尔奖得主的结论,因为持有不同的资产类别,形成了相关性很低的能够带来所谓的最优模型。

《财经》:中国的这种转变还处于初级阶段?

唐宁:是的。欧美高净值、超高净值人群的海外资产配置比例在25%-30%,中国连5%都不到。

《财经》:是因为国家的监管政策限制,还是国人的的意识形态不够?

唐宁:主要是(国家监管政策)。如果政策放开,全球资产组合的力度会更大。政策制定部门也都积极往这个方向走,比如QDII、沪伦通等。所以,我不觉得缺少这样的投资机会,还是缺少这样的观念和他的时间。

 

母基金推动创新

《财经》:在财富管理市场,不同的参与主体应该如何定位和竞争?

唐宁:不同的机构有不同的资源禀赋。有一些产品服务可以自己生成,但是有一些产品和服务需要与外部合作伙伴合作。

《财经》:那么,宜信财富的优势在什么地方?

唐宁:我们的资源禀赋有几方面:第一,国际化能力非常强,这种国际化是服务高净值、超高净值客户的国际化水平,针对财富管理的狭义的国际化水平,而非服务高净值、超高净值客户企业的国际化水平。

此外,宜信在另类投资方面能力非常强。所谓的另类投资就是一级市场,创投、风投、私募股权,二级市场,对冲基金,房地产股权类的投资机会,私募信贷等等,这与传统意义上的银行理财是非常不同的。

《财经》:这种不同体现在什么地方?

唐宁:我们的投资会更长期一些,例如,私募股权通常要十年以上,同时,我们推出了母基金,能够帮助客户有十年以上的配置。例如,一个高净值、超高净值客户希望拥抱新经济,希望投资大数据、云计算、健康医疗等多个领域,母基金可以分散地投到多只策略不同的基金,有非常好的风险分散。

第三,科技能力非常强。作为金融科技企业,利用科技去理解客户,做KYC,培训同事,做投资,都是宜信更为擅长的。第四,综合服务能力非常强。

《财经》:随着“新经济”的扑面而来,未来,中国经济增长将呈现更高质量、更可持续的态势,中国的高净值、超高净值人群该如何参与其中,持续为推动社会发展做出贡献?

唐宁:投资母基金,拥抱新经济。因为在新经济的投资之中,投企业、基金的风险太高了。

《财经》:为什么母基金是社会资本推动科技创新的最佳方式?宜信财富的投资方式都包括哪些?

浏览过本文章的用户还浏览过